中國文化產業網>演藝>演藝資訊>

演藝資訊

“憶青”:寫就《取經歸來》一字未改

2019-10-10    來源:新京報    編輯:劉穎

“憶青”:寫就《取經歸來》一字未改

六小齡童在網上發布的悼念舊照。

鄒憶青和李維康合作《蝶戀花》。

86版《西游記》編劇之一鄒憶青10月9日因病去世,享年81歲。新京報記者聯系到該版《西游記》的攝像師王崇秋、與鄒憶青多次合作過的京劇名家李維康、劉長瑜,他們深表悲痛,追憶友人。

●王崇秋(攝像師,曾合作《西游記》):

急救時聽聞劇本出書流淚

新京報記者聯系到該版《西游記》的攝像師王崇秋,他說,“(得知噩耗)我現在還沒緩過勁兒來。”王崇秋說,曾經參與《西游記》創作的鄒憶青等這些老一輩藝術家近年來相繼過世,令他很難過。

王崇秋回憶說,他在9月30日探望過一次鄒憶青,當時她正在急救中,“我跟她說《西游記》的文學劇本馬上要出書了,你趕緊好起來吧。她流了眼淚,但是已經說不出話來。之前我去過她家幾次和她商量出版的事,她讓我請她吃烤鴨,但是我身體也不是很好,一直也沒有吃成烤鴨。很遺憾。”王崇秋告訴記者,《西游記》劇組在今年11月會有一次大規模的聚會,“沒想到又走了一個,相見難啊。”

據王崇秋介紹,《西游記》的三個編劇除了總導演楊潔之外,鄒憶青和戴英祿都是中國京劇院的編劇,兩人有很好的古典戲曲基礎,楊潔此前和他們有過合作,在改編《西游記》的時候,楊潔希望編劇也可以具有古典名著的改編能力,因此再度找到鄒憶青和戴英祿合作,“鄒憶青的詞寫得非常美,工作也很認真。”在《西游記》的改編創作過程中,編劇寫完一集后會和大家討論反復修改。王崇秋回憶,鄒憶青等老一代藝術工作者,都非常認真,滿腦子都是工作這些事情。雖然他們還有本職工作,但要求什么時候交稿子,都絕對按時交,加東西也非常認真。當時劇組在外地拍戲,鄒憶青還趕到外地的劇組送劇本,并跟組拍戲,拍完了回北京,接著寫。《西游記》這部劇先后拍攝長達六年時間,全組人都花了很大的心血。在戲快拍完的一次會上,楊潔很激動,說了一番話,并邀請兩個編劇寫一個尾歌。就是《取經歸來》這首歌,沒想到這首歌的詞很長很美,楊潔特別喜歡,說這首歌詞一個字都不要改。

王崇秋當時問他們怎么寫得這么好,甚至比片頭曲還好,“他們說就是楊導在會上的話,讓他們很受感動,趁熱打鐵寫歌,一氣呵成。”

王崇秋說,劇組成員間有很深的感情。在2017年楊潔追思會前,他考慮到鄒憶青的身體,“聽說她剛開過刀,怕她來不了,她說,我看我的情況,我帶保姆行不行,我說都行,派專車接你都行。沒想到真的來了。”在追思會上,很多人都談了一些過往,王崇秋記得,鄒憶青坐在輪椅里,由保姆推著,雖然虛弱,但她也想談談。“我說下次有機會給你時間,多談談。沒想到節后突然離世,留下了遺憾。”

●李維康(京劇名家,曾合作《蝶戀花》等):

老人身世坎坷,不諱言孤獨

提起鄒憶青,著名京劇演員李維康在電話的另一頭一直在抽泣,“她是一個率真的人,我非常喜歡她,早晨聽到這個消息我非常非常難過。”

李維康說,從1976年《蝶戀花》這部戲開始,她便接觸了編劇鄒憶青和戴英祿,之后合作了很多戲,包括自己的《李清照》等大戲,鄒憶青都參與了編劇。因為都是女性,她和鄒憶青幾年來不僅是合作中的搭檔,還成了生活中的朋友。李維康眼里的鄒憶青特別隨和、坦率,有才華,還有一點可愛。

“鄒憶青憑著一腔熱情和對國家、事業的熱愛,真的一輩子在無私、拼命奉獻著,她真的是愛國愛黨的一位老人。”李維康對鄒憶青的文筆贊不絕口,她說,鄒憶青是國家培養的老一輩大學生,有非常扎實的中國文學方面的修養,詩詞歌賦等各個方面的修養都很高。因為在生活中了解的比較多,她感受到鄒憶青的身世是很可憐的,年輕時喪夫,中年喪女,到了老年罹患癌癥,李維康一直很心疼她,但就是這樣一位身世坎坷的老人,卻給大家一種很陽光的感覺,一輩子作出了很多正能量的優秀作品,完全沒有把慘痛的經歷和情緒帶入到工作中。

李維康說,鄒憶青很直率,經常在電話中直言不諱地告訴朋友自己很孤獨,渴望有個家,也因為這份率真,鄒憶青更顯得有一些可愛和純真。“心里想什么就說出來,她說我孤獨就是孤獨,毫不掩飾,挺有意思的。”

●劉長瑜(京劇名家,曾合作《春草闖堂》等):

她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才女

京劇著名表演藝術家劉長瑜得知鄒憶青去世的消息,非常悲痛。同時,也感激她對京劇藝術做出的巨大貢獻。

在劉長瑜的印象中,鄒憶青的文字非常的漂亮,她的文學底蘊十分深厚。雖然她不是唱戲出身的演員,但來到中國國家京劇院后,通過認真學習,文筆變得特別有風采。鄒憶青創作的劇本里面的詞都是既華美又深刻,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大才女。

京劇《春草闖堂》是劉長瑜與鄒憶青合作最早的劇目。1963年,劇作家范鈞宏攜鄒憶青對莆仙戲劇本《春草闖堂》一劇進行移植改編,立足主演、因人設戲。劉長瑜表示,一個演員一生能遇到這樣一個適合自己的劇本何其幸也。不過首演不久,在全國大興現代戲的潮流中,《春草闖堂》暫時擱淺,劉長瑜也投入《紅燈記》的排練,直至1979年重新復排,“小精靈”一般的春草也成為京劇舞臺的經典形象。

1995年,擔任中國國家京劇院青年團名譽團長的劉長瑜與鄒憶青、戴英祿合作了根據《八女投江》改編的新戲《北國紅菇娘》,這部作品獲得了“五個一工程獎”。在紀念徽班進京200周年時,劉長瑜再度與鄒憶青、戴英祿合作新編京劇《玉樹后庭花》。這部作品后來被改編為電視劇《樂昌公主》,也是由鄒憶青任編劇。劉長瑜表示,“在改編過程中,鄒憶青全身心投入,我們搞調研,住在同一個宿舍,在我的心目當中,那段經歷令我非常難忘。”

劉長瑜表示,自己始終懷著一種感恩與悲痛的心情懷念鄒憶青,她的離去是京劇很大的一個損失,我們將永遠懷念她。

鄒憶青生平事跡詳見C03版

《取經歸來》

一年年含辛茹苦經冬夏

幾萬里風霜雨雪處處家

取來了真經

回返我華夏

鬢添白發

減損韶華

戰勝了八十一難心不老

贏得了世代傳頌是酬答

人生縱有限

功業總無涯

功業總無涯

休夸說妖魔鬼怪全打怕

莫提起險山惡水都平踏

又一條征程

正擺在腳下

自度度人

自覺覺他

要把這真理妙諦播天下

要讓我九州處處披錦霞

人生縱有限

功業總無涯

功業總無涯

戴英祿、鄒憶青寫的

一字未改歌詞

采寫/新京報記者劉臻劉瑋劉洋


德乙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