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文化產業網>頭條新聞>

頭條新聞

文旅融合背景下的文博類綜藝節目再創新——讓觀眾學得深、走得遠

2019-10-10    來源:中國文化報    編輯:邱娟

文博類綜藝節目《遇見天壇》拍攝現場

近幾年,我國電視綜藝和網絡綜藝節目經歷了快速發展和模式迭代,從競技類真人秀到慢綜藝、從網絡選秀到情感觀察類綜藝,雖然其中出現過同質化甚至抄襲現象,但值得注意的是,在此過程中出現了以《國寶檔案》《經典詠流傳》《上新了·故宮》等為代表的文博類綜藝節目——它們從歷史故事中汲取營養、從傳統文化中尋找靈感,傳承推廣承載著深厚歷史文化的文學藝術作品,憑借著優質的內容、細膩的情感從眾多綜藝節目中脫穎而出。

這些帶有文博基因的綜藝節目在發展中一直尋求創新突破,從最初的文物推介人講述到明星現場演繹歷史故事、拍攝視頻短片,再到與現代設計相結合探索文物的文創化路徑……而在當前文旅融合的大背景下,文博類綜藝節目在激發觀眾文博知識興趣之外對文化景區的帶動、助推作用也漸漸凸顯,形成了“文博節目+旅游推廣”的創新思路。

讓觀眾成為游客:

文博節目帶動文旅出行

今年暑期在山東廣播電視臺公共頻道播出的文博探索體驗節目《光陰的故事》特別篇《我愛博物館》,就是文博類綜藝節目創新的一次探索實踐。

“這檔節目的定位是文博探索體驗,重點在于通過探訪博物館推薦人和記錄人,講好藏品故事,讓歷史說話、讓文化說話,把歷史的智慧告訴大家。”《我愛博物館》欄目制片人張琪說。

該節目沒有停留于一家博物館,而是邁開腳步走出去,每期向觀眾推介不同的博物館。隨著場地轉換,觀眾觀看節目的過程也好似穿梭于歷史與現實的文化之旅,尤其是探訪那些特色鮮明的小型或民間博物館時……從青島貝殼博物館、濟南膠濟鐵路博物館到淄博的中國課本博物館、青島電影博物館,這些小眾博物館通過電視屏幕走進了越來越多觀眾的視野。

節目播出后,陸續有中小學校及企事業單位與欄目組聯系,希望跟隨欄目組“打卡”博物館。其中,濟南市經五路小學在全校范圍內組織“觀千器而博學 踏百館而廣識”主題活動,探訪了節目中報道的博物館。此外,欄目組還收到了觀眾提供的其他特色博物館線索。

據了解,首期節目播出當天,青島貝殼博物館館長就收到來自北京、上海等地同行的好評。中國課本博物館館長劉育則表示:“我們是民辦非企業單位,在發展過程中,面臨著人才、資金、政策等方面的困境。《我愛博物館》節目拍攝視角獨特、方法新穎,對博物館起到了非常好的宣傳作用。”

山東藝術學院傳媒學院副教授殷昭玖認為,博物館是歷史的活化石,這檔節目通過博物館鉤沉出歷史,將歷史與當下勾連起來,通過直觀的形象讓觀眾切實感受歷史,既有趣味性,也有很強的教育意義。

文博節目帶動、

助推文化景區品牌推廣

國慶期間,北京電視臺、北京市天壇公園管理處和大業創智聯合出品的文化體驗類節目《遇見天壇》更新至第7期,這是繼《上新了·故宮》之后又一部由歷史文化景區與電視臺聯合制作的文化推廣節目。據了解,天壇對節目組首次開放的區域包括祈年殿殿內、皇穹宇殿內、文物庫、齋宮寢宮、神樂署、顯佑殿、南宰牲亭等。

不同于《上新了·故宮》的“游覽+講解”模式,《遇見天壇》邀請了馮紹峰、苗苗、黃明昊三位常駐嘉賓及多位飛行嘉賓,以“實習生”的身份參與天壇各部門的日常工作,完成相關體驗任務。通過職業體驗的方式帶領觀眾近距離接觸天壇的古建筑、古樂器、古文物,感受天壇的建筑文化、生態文化、祭祀禮儀、樂舞文化等。

職業體驗是真人秀節目中很受觀眾歡迎的一種形式,此前的《親愛的客棧》《中餐廳》《青春旅社》等都采取了由明星出任社會服務角色的節目設定,收獲了較好的口碑和關注度。而《遇見天壇》中“實習生”職業在此前的真人秀中并未出現過,對觀眾而言有一定的新鮮感。與紀錄片《我在故宮修文物》所介紹的工作內容相似,節目展示了觀眾平時不易接觸的、頗具神秘色彩的歷史文化工作者的日常一面。此外,節目嘉賓還演繹了老物件背后涉及的歷史故事,全方位、故事化展現了古文物、古建筑的前世今生。

與已成為當代年輕人心中“國潮”代名詞的故宮相比,天壇作為世界文化遺產和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在年輕游客群中的認知度尚未達到同等水平,這也是北京市委宣傳部最初推動節目播出的動因之一。如今,該節目已播出一個多月,臨近收官,節目中的相關內容也進入了微博熱搜榜,獲得了眾多年輕網友的好評和持續關注。

“近期涌現出的這一批文博類節目,具有很強的原創性,嚴肅不失活潑、教育不失娛樂,堅持正確的價值導向,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,是文藝工作者文化自覺、文化自信的表現。”殷昭玖說,“它們以點帶面,通過一件件陳列物品引出背后廣博的知識,具有很強的科普性,既能讓觀眾認識到我國文化的博大精深,也能夠增強觀眾的民族自豪感與自信心。”


德乙直播